寻龙密卷

2019-06-27 20:09:23 来源: 昌都信息港

回家,这是普通至极的两个字,却是让近二十年没回过家的白素轻声哭了出来。☆●↙有意思书院www.heihei66 .com☆家之一字和其重,即便掌握百万人的生活,白素依然思念自己的家,这么多年来,她不止一次思念过自己的丈夫,想念过自己的儿子,牵挂着那让她魂牵梦萦的家,这是她的执念,这是她的梦想。看着自己的儿子变得越加强大,她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至于儿子杀了人,杀了几个人,这些她并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儿子是否安然无恙。重新回到了山脚下,此时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张扬道:"这里到海边并不远,一口作气到海边去吧,黄家的船只应该在那里。”"没有问题!"王明说道。李勇和沈大白相视一眼,也表示没有问题。"你们朝着海边过去,我去去就回。"张扬说道,随后快速的消失在林中。白素拉着月禅的手道:"他去干嘛了?”月禅神色一黯道:"去接人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哦!"白素也没有想太多,只觉可能是朋友之类。只是两个小时后,当张扬来到海滩和他们汇合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错了。"这是谁,她怎么了……"白素问道。张扬神色黯然,"她是我和月禅的救命恩人,她是我怎么还也还不完人情的债主。”李勇感觉鼻子发酸说道:"我看到游艇了,我和大白先去清理一下,你们随后过来吧。”两人离开没多久,张扬便要拉人摇头道:"走吧,真的该回去了,也该给他们一些交代了。”王明知道张扬口中的‘他们‘说的是谁,只是觉得太伤感,一次探险,便早就生死两隔。来到游艇上,李勇和沈大白便发动了电机,载着几人向大陆航行。……回到岸上,张扬看到了山岛美惠子。他诧异的看着她道:"你怎么来了!”山岛美惠子红着眼哭道:"爷爷死了!”张扬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死的那一天,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你没有必要太难过。山岛美惠子哭道:“爷爷死了,爸爸就把我赶了出来……”张扬内心一叹,怎么会不明白这种戏码,只是此刻他无心顾及别人的事情,当即说道:“你先跟我们走,等我手里的事情忙好了再帮你!”山岛美惠子摇头道:“我不是要您帮我,而是希望您能给我一份工作,以前我是一个大小姐,过着公主般的生活,现在被家人赶了出来,我才觉得,如果自力更生,能够自己养活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幸福和自由!”“你真这么想?”张扬再次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个女本姑娘身上的变化。“嗯!”山岛美惠子重重的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想,那么就跟我走吧!”张扬说道。回到了京城,刚刚来到清华园的门口,张扬便远远的看到了在寒风白雪中一头斑白头发的父亲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寒风扑面也巍然不动,头发上铺满了雪花,可是他的眼睛却越加明亮!车子停在门口,张扬下车,打开了车门看向白素,道:“妈!下来吧,爸在等你呢!”白素看着张翰林,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抽泣道:“我……没脸去见他!”张扬摇头道:“事情都过去了,毕竟你身不由己,回来前我就已经和老爸说过了,他说没有你的家不算一个完整的家!”“可是……”白素还想说什么,却被张扬打断:“别可是了,快去吧,老爸在等你呢!”看了看那雪中的男人,那是自己的丈夫,白素红着眼在张扬的搀扶下了车。“去吧!”张扬笑着说道!白素抹掉眼泪,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鼓起勇气朝着张翰林走了过去。雪中,留下的是她的脚印,还有滴滴因为泪水而融化的雪水。近二十年的期盼和等待,化作了一股深深的执念。他一直以为她早就逝世,她也以为他早就另娶她人。时光流逝而过,不变的是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即便有着那么多的以为。白素走到张翰林的身前,看着那已经苍老的面孔,泪水再也无法忍住,决堤而出。张翰林抬手帮她将泪水擦拭,笑着道:“别哭,再哭就不漂亮了!”白素哭的更厉害了,“本来就不漂亮!”张翰林道:“谁说的,谁是要敢这么说,看我……不叫张扬去收拾他!”“噗嗤!”白素破涕为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副流氓性格!”张翰林冷笑:“我不流氓哪儿来的张扬,他的感谢我!”“笨!”白素说道,随后扑了上去,环着了张翰林的脖子,“这么多年,我从未放弃过想你,从未放弃过想念我们的儿子!”“傻!”张翰林紧紧的拥抱住她,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扬身侧,陈茜说道:“好浪漫!”王明嘿嘿笑着将她拥在怀里道:“我也可以很浪漫!”“那从明天起,天天都要有浪漫,不然就跪遥控板!”陈茜双眼冒心的说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王明摊手道。“……”深情是浪漫,深情是陪伴,深情是思念,不管是否天涯海角之隔,不管是否彼此永生无法相见,真正的爱,是不会给实践消磨,只会越来越执念。……家人团聚,张扬也很开心。但是他暂时不能就这么去享受这份温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带着何秀的尸体,他来到了何家,本以为少不了一顿责罚和痛骂,但是却没想到,一切都那么的安静!就连何雷也沉默了下来!何秀的爸爸就只问了一句话,“她是怎么死的!杀她的人死了没有!”张扬如实的交代了事情的始末经过,没有一点的隐瞒和夸大。从何秀家走出来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和月蝉并没有立刻回到家中,而是打算先去四川一趟!临时订了机票,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候机,张扬和月蝉坐上了前往成都的飞机。来到贡嘎山山巅已经是次日一早了。走进冰封李勇的石室里,张扬让王明的那四名战友暂时离开。他看着冰棺中的李芸,音容笑貌仿佛昨日,只是却再也无法回过来了。“对不起!终还是没能找到不死药!对不起!”张扬跪在了地上,深深的自责!月蝉沉默,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心里也在默默的为李芸祈祷。……两天后,神话集团以旅游开发的名义买下了贡嘎山,以此为利用长眠的安息之所,再五人可以打扰!一个月后,张扬着手接收了赵高组建下的财团,成为了全球为庞大的资本家。此后的每个月,他都会和月蝉来贡嘎山石室一次,他没有放弃继续寻找不死药,只是总是会有想念,所以常回来看看!……某一天,张扬和月蝉刚刚离开不久,冰棺之中的李芸骤然睁开了眼睛……【本书完!】

福建的癫痫专科医院
江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徐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