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眼 第1693章 没有不敢做的事!

2019-09-15 22:48:16 来源: 昌都信息港

透视眼 第1693章 没有不敢做的事!

。”

“目前来说,几乎所有的高手都涌入昆城,作为龙组成员,你觉得会清闲哦,还有一件事也要让你知道,你们猜得很对,半兽人的资料是我身上。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两个人拥有半兽人的资料。我是说可能,如果那个人没有的话,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赵撑住虚弱的身体冷笑一声,“只要半兽人资料在你身上,你就算想要藏都藏不住。”

“这个真的很抱歉,半兽人资料我真没有藏起来。因为当日在罪恶之城,从华鹏义手中将资料夺过来后,我全部记在脑海里,接着将资料毁灭掉。想要得到半兽人资料,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敲开我的脑袋。如果你们有这个能力的话。”

“你一定逃不掉的”

“我根本就没想要逃。”苏哲看着赵,这个时候,这家伙眼里居然还带着高傲的眼神。心里冷哼一声,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昆城这里是我的根,我为什么要逃况且,这件事我只是出于自卫。倒是你不一样,身为龙组成员,终死后都没有人同情。”

“哼,不可能。首领一定会为了报仇的。”

“你想太多了。龙组成员,每一年都有人加入,每一年都有不少成员因为执行任务去世。如果你真的是因工殉职,情况不一样。但你这种行为,而且还有人证物证,不管龙组多厉害都好,他们也不会为你平反。”

赵始终不相信。

而且,他还没死心。

就算身负重伤,区区一个法阵,他就不信破不了。

然而,自从让苏哲从背后刺穿后,他的身体就不能动弹,就连想要提气都没办法。

“人固有一死,别人是重于泰山,你却连鸿毛都比不上。你大可放心,你死后,我一定会让你名声变得更臭。哪怕龙组的人明知是我故意设局,他们也不会因为而对我出手。”

“你以为你是谁呀,龙组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苏哲冷哼一声,“如果它简单的话,就不会与弥撒,刺刀两个组织齐名了。”

停顿一会,苏哲又开口道,“给你一个机会,要是说出你的全名,或许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赵即名,赵即姓。”

“很好,我佩服你这种有骨气的人,你继续留在这里慢慢享受十八层地狱的审判,至于我出去拿视屏给龙组的人,想必这个时候,你刚追出去的那两个手下已经回来了。”

赵就这样看着苏哲在他的面前消失。

胸口的血还在不停的留着,可是他的力气始终没办法提得上,而且力气还变得越来越少。

“怎么回事”

赵心里开始产生惊慌。

他不愿意死在这里。

抬起头,看到刚才从一片血海里走上来的骨头一步步走过来。

骨头发出的咯吱声响,它们每靠近一步,赵就想往后退一步,同时,心里的惊慌感不断的增加。

“这些只是障眼法,那小子不过是在故弄玄虚。只要我力量恢复的话,这些骨头统统都会让人一根要拆掉。”

可是,当骨头来到面前时,赵还没能够恢复力气。

而他却让骨头给抬起来,身体悬在半空中。

“放我下来。”

“不管你们生前是谁,现在命令你放我下来。”

“我是龙组成员,你们敢碰我一下,我会让你连骷髅都当不成。”

不管赵怎么说都好,怎么挣扎都一样,那些骷髅可不会听他的话。

直到赵的声音完全远走,四周围才安静下来。

可是,没多久,远处又传来一声惨叫的声音。

苏哲从法阵出来,青岚走出房间。

“怎么样

,儿子有没有被吓到”

“刚哄他睡着了,吓倒是没吓到,你可不知道你儿子到底胆子有多大。”

苏哲嘿嘿笑了笑,“那当然,也不看看他老爸到底是谁。”

“臭美”

青岚瞪了一眼,问道:“那家伙怎么处理”

“必死。”

青岚柳眉蹙了下,旋即又舒展开,笑吟吟道:“这种人渣,就应该判死型。幸好这是一个局,要是你不在的话,他真对我图谋不轨。我一弱质女子,恐怕早就让他给夺走身体了。”

苏哲走过去搂住青岚的腰说道:“我的女人,别的臭男人想碰都不能碰。”

青岚咯咯的娇笑起来,“你也是一个臭男人,不过嘛,你这个臭男人倒是臭得有点男人味。”

苏哲翻个白眼,这到底是什么比喻。

老夫老妻互相调下情后,苏哲看时间差不多,拷背出刚才赵准备对青岚图谋不轨的视屏。

大概半小时候后,跟着赵来那两个手下回来。

他们在看到苏哲站在面前,一脸惊讶。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不在这里我一直都在家呀,倒是你们追到这么久,看来连我的保镖都没追到,实力还是稍微差一点。”

“你”

“先别急着发怒,给你们看样东西。”

苏哲把扔过去,其中一人接下来,看到上面的视屏,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赵试图对我老婆动手,这是证据。我不知道龙组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只是证据确凿,龙组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

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问道:“赵呢”

“死了。”

两人脸色大变。

“你把他杀了”

苏哲云淡轻舒的说道:“杀了他又如何这种人渣就该杀。要不是我在家话,我老婆岂非要出事了”

在面前两个人脸上扫一眼,苏哲讽刺道,“龙组里面居然出了这种人,不知道我要是把这个视屏传到上,再将赵的身份公诸于众,后果会怎么样。”

“你不敢这样做。”

“你想太多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语顿,拿着的那个龙组成员,只觉得手里一空,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苏哲的手中。

“给你们一个机会,回去后将这件事通知你们的首领。发生这种事情,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交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连我都不知道。”

苏哲冷冰冰道:“相信你们早就将我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应该明白,我这个别的事很好说话,但不能碰我的女人。她们是我的逆鳞。而你们有人这样做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苏哲,你可不要乱来。”

“我会不会乱来,完全取决于你们龙组的态度。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交待,我可以不追究这件事。如果不能够让我满意的话,哪怕我满手血污,也要与整个龙组为敌。”

“不要怀疑我的决心,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丢下这句话,苏哲没有再去理会龙组两个成员,转身离开。

那两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不是不想动,而是让苏哲刚才的威摄给震得无法动弹。

...

什么方法治脑梗塞
汉森四磨汤适合哪些人
婴儿止咳化痰的有效的方法
两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