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第一百一十二章钓鱼六

2020-01-24 16:26:21 来源: 昌都信息港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钓鱼(六)

因为脸上还有蜘蛛斑的guānxi,加上公主的身份,冷清清便刻意安排了她跟公主两个人一起到房间进食的,而不dǎsuàn掺合师xiongdi相聚的场面。<-.等两个出来之后,见到陈大伟跟李长生夫妇二人在饭桌上,正谈笑风生的时候,总让公主本人有种糊涂到的错觉,因为陈大伟这人前后变化之大,实在让她本人有diǎn适应不来,而且在房里面进食的时候,冷清清也是一句话也没説过,就像是guyi为之的,作为什么都帮不上忙的人,公主只能跟着chénmo下来,比起别人,她对冷清清还是多少有些放心的。

饭菜吃完,收拾的留给了婢仆来动手,陈大伟望了一眼公主,虽然脸上还遮住白丝面巾,可还是能从她眼神之中,看出多少yihuo一直保留住,也就大声的招呼着她过来,看样子是真的一diǎn没当成公主来看待一样的感觉,本该生气的她,却又有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浮现出来。

“李师兄,这件事恐怕也是瞒不了公主殿下太久的吧?反正我来到永州城这件事,也是需要通知另外一位师兄的,对吧?”陈大伟见公主连同冷清清也一起过来坐下之后,便开声説起这件事来,坦白diǎn説,如果他先整理一下情报,接着是用不着让这话听起来,让人觉得古怪的,首先是冷清清拍了一下脑门,有些听不下去,又不好解释的感觉,接着倒是李夫人还有公主两个,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看了眼李长生,又看了一眼陈大伟,随后她们两个人就算是好奇,也是跟着身边的人,低声询问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之前就已经説过一次,现在的武王之所以没有再听説过收徒一事,那也是因为在十几年前的某位徒弟,死了过去之后,一直到陈大伟的出现,而据大家所认知的,古今道一直都只是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则是李长生,另一个死了之后,那zhègè师兄又到底哪里来呢?当然,他本人jiushi没有听説过这件事,所以这话才让人觉得奇怪,而李长生最后,也是没有加以阻止太多,似乎有diǎn艰难的diǎn了一下头之后,就微微闭上眼,任由陈大伟jixu説下去。

“公主你是认为我师父,jiushi你爹吗?不是的,我师父的确是古今道,不过他并不是你爹,所以他也不是现在在王城里面的那位男人,简单来説,他是我另外一位师兄哦,对吧?李师兄!”即便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真相,当zhègè秘密被公布出来的时候,不敢相信的人,都以为这是自己的幻听,可就算是陈大伟能忽悠着愚昧之辈,但李长生呢?他完全没有否认的意思,就在公主和自己夫人都难以接受的同时,他只是轻微的diǎn着头,morèn这件事下来,就足够让它变成了无可否认的事实了!

要接受zhègè真相真心不易,只不过就目前来説,只是公主和李夫人两个人而已,反正两个角色,目前来説还不需要重视,所以陈大伟也是直接认真的对着李长生问道:“师兄没有否认我的身份,那样也就知道师父现在的现状对吧?当年诛邪令一战,大家所知道的,只是不败的神话延续,真正的战果,除了两位没有直接参与进来的师兄之外,死剩下的,除了师父之外,还有天目圣僧,以及赤火蛟的沐星火三人。师父一手双脚被逼自废,圣僧双目自毁,妖蛟也是负伤在身十数载,才换来如今的和平。而那位师兄要dǐng替师父的名号,继承武王之名,虽然于理不合,于情不该,不过师父既然不在乎声名,甘心退隐山林,我zhègè作为最小的,也没有更多的借口説你们太多,但是,李师兄,你知道吗?一个已经心灰意冷的老人,究竟是抱着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来收zhègè徒弟的?他又是打着什么主意,让这位徒弟,独自来永州城找这两位素未谋面的师兄的?知道吗?”

陈大伟并不dǎsuàn将自己的身份复杂化,更不dǎsuàn将所有实力暴力出来,所以这番话里面,对天目的称呼也没有加上“师父”二字,虽然是稍有不敬之意,不过这也是得酌情处理,再説现在説的这番话,当年duifu邪皇莫逆的诛邪令,战果的确是非常惨烈,两残一伤,以及死去的那些人,几乎数都数不过来,也是如此中土轩辕家是一直都欠着古今道这么一个人情,而“不败武王”的声名俨然也是这场战争,而上升到绝对的gāodu,但问题是,谱写给后人知晓的这场诛邪令战争之中,所有事实都是被扭曲掉的,特别是古今道为何要自一手双教这件事,是从来都没有人説起过的!

李长生闭上眼之后,也是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大口气的深呼吸着,看得出来这段回忆他也并不是很好受一样!其实对于陈大伟来説,真正的叛徒是哪一个其实都无所谓了,如果是眼前这位,那就二话不説,直接开打则行,如果不是这位,那就只有剩下另外一位,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他并不想让事情复杂化,已经表明了自己来讨债的,一就等着李长生给出什么样的回答而已!

“师父现在的身体,还好吧?”到最后,对方也是没有先给出dáàn出来,而是湿润透了一双红眼,发出沙哑的声线问着陈大伟。

“嗯,大家都安好呢!jiushi有一天知道,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大发脾气了一次,师兄,知道吗?如果不是我自动请缨的话,师父他本人会亲自过来哦!只是我认为这件事,不劳他老人家处理,师门不幸,再引人xiàohuà就无谓了!所以师兄该给我dáàn吧?”陈大伟并不像是开玩笑的一样,jiushi説着古今道会亲自过来永州城这件事,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也许是太小看了这位师父的实力,反正李长生虽然不太愿意相信,不过还是默然的认可下来,随后再深呼吸一口大气,对着自己这位小师弟再多望一眼之后,他才坦白的説道:

“出卖师父的人,是我!”

就这样承认下来了?陈大伟倒是有diǎn觉得不太真实的感觉,按照一般的剧本,无论是不是自己,都该将推给另外一个人啊?不过既然这样坦白,他也丝毫没有客气,直接拿出短剑,从坐着的地方,一下压着上前,直接把剑架住了这位师兄的脖子上,刚才还搞不懂的眼神,如今却是lěngmo得一diǎn感情都感觉不到,不理其他人对zhègè突然而来的状况感到多少的不适,现在只听到陈大伟用着低沉到如死水的声线再确认般问了一句话来:“jiushi你当年将师父的亲女儿送到邪皇的手上的?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正是zhègè情况,突然得让人窒息,虽然是从闲话聊天到严肃的对方,可是这直接生死威胁的状况,更让人接受不能啊!别人不先説,李夫人见到李长生被陈大伟用短剑架住脖子来威胁之后,吓得一声惊呼,而作为一位妇道人家,就算再慌乱也好,也是半diǎn作用都起不到,到最后也是惊慌的劝説道:“这位小师弟,你千万不要乱来,先将事情问清楚再説,长生,你到底知道自己在説什么胡话啊!快给你这位小师弟解释清楚,快啊!我求你了!”

“是我做的,这diǎn否认不来!”只是李长生现在的立场却是如磐石一样坚定不移,整个人的气息都冷得让人发寒的陈大伟,什么话也没问,短剑直接从脖子上朝着肩头上大力按了下去,近乎四分之三的剑身,轻易的切入了李长生的肩膀肉上,稍微再一用力,明显就伤到筋骨的节奏,只是这样突然血腥的一幕,对方却是忍让着,一句叫痛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不过脸上的青筋和冷汗也説明了这瞬间突现的痛楚的确是真实而作不了假的!李夫人又是一声惊呼,整个人真的是吓出魂来一样,完全正常一样的女人,彻底的昏倒过去,而公主殿下是在惊呼过后,被冷清清早一步抓住了手心,才不至于跟着这一幕而被吓昏过去,刚才还糊涂着一大段没有消化掉的信息,如今更是yizhènlingluàn了!

只是陈大伟隔了一分钟之后,便将短剑轻易的抽着出来,把头撇了过去,没有跟李长生对视上,他知道jixu问下去,结果都是这样,不管这dáàn是真还是假,目前就一件事是能算完成了,不过他真的要下杀手,将李长生的人头带huiqu给古今道吗?

“你是不dǎsuàn解释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对吧?那好,我并一定要知道所有真相,如果你不dǎsuàn説的话,我会直接将你本人带到师父面前,任由他来处理的!”再问下去的确是无用之功,至于真相是如何,虽然会是个谜,但并不一定能够保存下去,何况得知zhègèdáàn之后,也并不表示陈大伟不会找另外一位师兄询问啊!这些问题都是视乎对方的配合程度,可zhègè李长生既然有承认的勇气,又为何没法将真相説出来呢?就单这diǎn古怪他要是没察觉到,那就不是陈大伟了!

“还能见到师父一面吗?hēhē,还真是一次遗憾的再遇啊!”李长生抽着几口冷气,忍着肩头上的痛,发出了一句自嘲,他现在是一diǎn反抗的心态都没有出现,就更加像是在dǐng罪一样。

陈大伟摇着头,叹着气,就算感觉到多少的隐情,他还是没有当面説出来,知道一个不太想承认的dáàn,还是让人十分难受的,不过真是dǎsuàn要将李长生带走,也不见得会有多容易吧?应该説现在的鱼还没上钩吗?如果现在化成牛头人,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呢?不然的话,断罪的能力还是无法使用啊!而就在陈大伟还在犹豫着一些小事情的时候,在外面的交流会上面,就有着一件恶劣的事件发生了!

清远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治疗银屑病多少钱
邯郸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亳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珠海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