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兰叫板杭州药监局抽检为何不知会

2019-06-07 04:32:08 来源: 昌都信息港

娇兰叫板杭州药监局:抽检为何不知会

本报 胡钰 北京报道

广州市娇兰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称娇兰)与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称杭州药监局)的争执进入了僵持状态。娇兰旗下有着十多年历史的军献益肤霜登上了杭州药监局《二O一O年第二期化妆品质量安全监测评价结果》的“黑名单”,而娇兰方面拿出了一份结果完全不同的检验报告,并指出杭州药监局在抽检流程中存在问题。

抽检前后是否该“知会”

9月9日,娇兰公关部负责人付敏对本报表示,此次杭州药监局的抽检流程不够严谨。“这次不是到企业直接抽查,而是在杭州一个代理商的门店。通常的流程应该是,抽检专卖店、商超或是药店等渠道,都要知会企业一声,以确认被抽查的产品是正规的还是假冒伪劣的。”因此,娇兰方面不能保证这批抽检产品的条码就是。

此前,娇兰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观点。

《华夏时报》随即致电杭州药监局保健品化妆品监督协调处,负责此次抽检的工作人员祝小姐明确表示,抽检是随机的,不可能提前知会企业,否则会给企业有意造假、应付政府监督提供机会。对于抽检,国家有一套正规的流程。

首先,杭州药监局就抽检到的产品,发函给企业,由企业确认批号。之后,对于抽检结果不合格的产品,杭州药监局会出具检验报告书,约谈不合格产品所在的销售点的负责人或经销商,建议其做出下架等整改。

而付敏说,之前没有收到这份确认批号的信函。

祝小姐表示,杭州药监局流程无误,此次抽检确实提前通知了抽样单位,经其确认才对产品做了检验。至于娇兰的经销点或供应商是否告知了厂家,那是该企业内部的问题。“如果真像娇兰说的,抽检到的是假货,那要他们自己取证。”

“有关部门发出信函,但企业没有收到,之前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导致双方各执一词。”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少军对《华夏时报》说,他就曾经帮助“调解”过这样一起事件。两年前,某品牌的染发剂被四川工商局下属单位查出有问题,厂家方面认为工商局抽检到的是“假冒品”。适逢3·15消费者日,此事舆论影响扩大,厂家到国家工商局喊冤。国家工商局表示,只要能拿出证据,一定会为企业“平反”。但由于厂家事发后反应太慢,过了诉讼期,被抽查的样品已经废弃扔掉,取证已经来不及,企业终只能接受“不合格”的结果。在此过程中,工商局的程序无误。“问题就出在企业对于工商局事先发出的通知单没有理会,不够重视,没对有关部门抽检产品的真伪做及时确认。”陈少军说。

付敏说,抽检结果出来后,杭州药监局也应当先知会企业一声,但在公司不知晓的情况下,结果就已经公布在站上了。“这毕竟对企业造成了伤害,尤其是军献益肤霜已经有十多年历史,本土化妆品能坚持做这么久的并不多。”

付敏还表示:“我们现在正与杭州药监局积极协商,可能因为我们身处两地,在某些环节上有疏忽。”

检测结果“打架”

在杭州药监局站公示中,军献益肤霜(批号B6GM0500)“三氯生项目不符合”标准,检验结果认定为“不合格”。付敏则对本报表示,被杭州药监局抽检有问题后,娇兰再次将同批次产品送检,国家化妆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州)的检验报告显示,该品牌产品“三氯生符合《化妆品卫生规范》(2007年版)要求”。

“多部门管理的问题确实存在,各部门检验结果不同的情况也会出现。”陈少军表示。据了解,导致检测差异的原因通常是使用的标准或认定的标准物不统一,或是设备或检验方法不一致等。

祝小姐表示,公示的抽检结果只针对此次抽样样品,娇兰的益肤霜确实被检出不合格。“杭州药监局保留了娇兰当时抽检的样品,可供复检。”

当两份不同结果的检验报告出现时,企业往往态度强硬,消费者便不知何去何从。而这样的情况发生并不是次。

2009年11月初,经海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和海口市卫生防疫站复检证实,统一蜜桃多、农夫山泉等三款饮料均砷(俗称砒霜)成分超标,被指不能食用。但数日后,农夫山泉出示了国家质监部门的检测结果,显示产品合格。统一则出示了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北京的检测报告,结果显示蜜桃多总砷含量合格。

其间,企业和工商部门各执一词,主要争议点是抽检流程、是否应该向公众发布消费警示、是否应该将抽检结果通知企业等。终,海口市工商局认定了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合格”的复检结果,停止了下架行为。“砒霜门”事件以企业讨回“清白”告终。

根据《产品质量法》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对抽查检验的结果有异议的,可以自收到检验结果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实施监督抽查的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或者其上级产品质量监督部门申请复检。如果初检结果和复检结果不同,一般应以复检结果为准。

与当年海口市工商局发出消费警示、通知经销商下架的做法相比,杭州药监局此次要“温和”得多,只是在其站上以公布监测结果的方式告知大众。有媒体在报道中称,杭州药监局保健品化妆品监督协调处负责人杨银铨表示,药监局目前的态度是,这些不合格产品至少在盒子标识上都是这些企业生产的。杭州药监局也会通知有执法权的监管部门,告诉他们这些产品可能有质量问题,有针对性地监督。之所以要在站上公开信息,就是希望媒体来共同监督。

付敏接受采访时说,希望终双方协商的结果是,杭州药监局将娇兰产品从不合格的公示名单中撤下。

本周,再次致电娇兰追踪此事进展时,付敏告诉,她已被解职,而且由于公司正在搬家,新不知道,也暂无其他人可接受采访。截至发稿时,娇兰没有再向本报发布关于不合格事件的任何信息。

在双方对结果各执一词的同时,消费者已有了反应。目前,百度帖吧等站对于军献益肤霜的讨论逐渐增多,焦点之一就是此次被检不合格的“三氯生”。据了解,三氯生是一种常见的用于众多消费品的抑菌和杀菌添加剂,一些抗菌香皂、沐浴乳、牙膏和化妆品中都含有此物质,而目前各国科学家对于三氯生是否会间接致癌尚无明确结论。但一些消费者已开始担忧,有友表示,“重新信任军献益肤霜,确实有点困难”。

微信小程序有什么作用
滦县
治疗癫痫病的中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