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赴墨接回我同胞的南航机组日夜兼程跨洲转

2019-05-22 03:17:54 来源: 昌都信息港

访赴墨接回我同胞的南航机组:日夜兼程 跨洲转移

三十七小时日夜兼程 五万六千里跨洲转移专访赴墨西哥接回我同胞的南航CZ999航班包机机组机长、乘务长机组工作人员与防疫专家一起在机上工作。王蓬给旅客测量体温。机组人员和小的乘客合影。南航供图  今年3月上旬,笔者到墨西哥参加国际图书博览会。在墨西哥城和坎昆城,墨西哥人民的勤劳智慧和灿烂文明历史,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突如其来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打乱了拥有2000万人口的世界城市墨西哥城的平静。4月24日,大量有关疫情的报道陆续见诸报端,疫情很快波及全世界。4月26日,墨西哥城宣布全市放假10天。由于疫情不断蔓延,中国政府5月2日决定,派出包机前往墨西哥接回滞留在墨的中国公民  5月中旬笔者出差广州,经南方航空公司总经理谭万庚安排,与5月4日飞往墨西哥接回中国滞留旅客的南航包机机长刘建、副驾驶翟伟、主任乘务长徐娟娟和主任乘务长王蓬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亲闻了这次持续37小时跨越太平洋艰巨航班任务背后的感人故事。  在广州见到上述特派机组人员时,他们刚刚结束7天的医学隔离观察。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南航付墨包机机组人员发放了《医学观察证明》,他们也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提起5月4日跨越太平洋,奔赴墨西哥城和蒂华纳执行任务的过程,机长刘建忘记了所有的压力和艰辛,他微笑着说:这期间有太多感人的事迹了。  心系滞墨中国旅客  机组受命危难之中  由于墨西哥方面甲型H1N1流感疫情严重,中国政府决定暂停中国与墨西哥的航线。5月2日,中国民航局决定派出东航的飞机接回滞留墨西哥的中国旅客,但蒂华纳机场不适于东航飞机降落。当天下午,执飞任务转交给南航。  南航次执行中美洲航线飞行任务,又是一项政治任务,我们的压力挺大。机长刘建说,接到任务后,机组人员立即召开会议,组织研究航线,制定方案以及学习预防流感病毒的知识。  5月3日,因为种种原因,赴墨计划暂时取消。5月4日中午,20名机组人员又接到紧急通知当晚11时奔赴墨西哥。  时间紧迫,大家赶紧准备物资,与家人告别。随行的其中一位机长肖军没敢跟父母透露去墨西哥的消息。因为父母年纪大了,又有高血压,害怕父母担心,他匆匆抓了两件衣服就上路了。回国后,有来采访拍照时,他都要背过身去,以防父母在电视上得知他要接受隔离的消息为他担心。  一个都不能落下  辗转迫降洛杉矶  北京时间5月5日下午,南航包机抵达墨西哥城。转移了79名旅客后,包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墨美边境的蒂华纳。  一路上,墨西哥城到蒂华纳的天气很不好,上空浓雾很多,再加上对航线情况不是很熟悉,机组人员很担心飞行安全。如果直接返航回国,汽油是足够的,但是出行前南航的领导曾下命令,滞留的中国旅客一个都不能落下,于是机组人员立即与公司联系求助。当时已是次日凌晨1时,南航的高层却没有休息,一直关注包机的飞行状况。  从打完到给出紧急降落洛杉矶的答复,公司只用了8分钟。机长刘建动情地说,如果没有公司上下的齐力保障,此次任务无法顺利完成。  由于长时间的飞行,机上储备食品在8小时以后就不能再食用了,需要补充新鲜食物。虽然包机允许降落洛杉矶,但只限于技术停落,机上人员不能出舱。洛杉矶机场临时批准机场的麦当劳派送食品,旅客和机组人员才吃到一份冒热气的快餐。  机场跑道施工暂停  优先我方包机起飞  5月5日下午,飞机从洛杉矶起飞,赶往蒂华纳接的19名旅客。机组副驾驶员翟伟告诉笔者,蒂华纳只有两个机场和两条跑道,从空中俯瞰总觉得飞行角度很大,稍不留意就很容易落错跑道。大家都悬着一颗心。  我们只有3个机长和3个副驾驶员,这么长时间的飞行,大家一直在拼体力。机长刘建说,直到安全降落地面,一直屏住呼吸的6个人才舒了一口气。  因为跑道建设时比标准要求短了700米,蒂华纳机场的跑道正在施工。我们的包机只能降落,无法起飞。这样一来,回国时间就必须推迟。就在机上所有人员一筹莫展的时候,公司又与中国驻墨西哥使馆取得联系,通过外交途径请求机场方面暂停施工。原本预定5月6日上午9时的施工作业推迟到我方飞机起飞后才开始。  副驾驶员翟伟说,飞机快要起飞时,蒂华纳机场的施工车辆、推土机等整齐地停在一旁,施工工人一直笑着冲飞机挥手,机组成员也笑着招手回应,飞过这么多国家,从来没有得到这种待遇,很是感动。

下一页

第[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