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美联储是个照妖镜

2018-11-06 09:40:15

美联储是个照妖镜

“毫不夸张地说,直到今天,中国可能也没有几个经济学家知道美联储其实是私有的中央银行。所谓‘联邦储备银行’,其实既不‘联邦’,更没有‘储备’,也算不上‘银行’。”

几年以前一位畅销书作者发现了美联储的一个“惊天秘密”,美联储是私人的,所以是私人控制的;又因为美联储是世界央行,控制了美联储就控制了美国经济,继而控制了世界经济,而控制美联储的一小撮人中,有一个叫罗斯柴尔德。

这个惊人的发现,据说还震惊了中国金融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立即指示一定要出版这本书,因为他早就知道美联储是私有制,可那时的中国,无论他跟谁说,都被别人说成脑子进水了。

在美国次贷危机肆虐全球的时候,这本“一定要出版”的书在中国火得一塌糊涂,很好地向我们解释了,到底是谁把我们的生活安排得如此跌宕起伏——尽管他的结论是异常扭曲的、充满臆想的。

拿到《美联储》(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这本书的时候,我立即颓了。稳重的底色、精装,正文736页,一个典型的“砖头”,一不小心没拿稳,能拍碎地板。或许这是为用特殊材料做成的高端精英分子或者书呆子准备的吧,我等凡夫俗子根本不是目标读者。然而,上面这个众所周知的段子,让我感觉到,即便是一介草民,也有必要了解美联储,毕竟江湖险恶,谁也不愿意做一个懵懂的待宰羔羊。

果然,早就有人对美联储的属性提出质疑,书中写到1939年,众议院议员帕特曼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直言美联储不属于美国联邦政府,它受控于私人商业银行,因此美联储的办公大楼不应该像公共建筑一样享有免税权,而应该和其他私有建筑一样缴纳地方财产税。深受帕特曼言论鼓舞的哥伦比亚特区税务员将地方税单寄给了美联储,不料,后者竟然声称自己是美国政府的一个“独立部门”,拒不交税。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并没有妥协,他们矢志不渝地向美联储寄出税款拖欠通知单,并威胁要安排一次公开拍卖。当然,拍卖并没有发生,这场地方政府与美联储的口水战延续了3年,美联储终让地方政府相信,尽管自己是个异数,但确实是联邦政府的一部分。

与世界上除了德国以外的绝大多数国家的中央银行相比,美联储确实是个异数。你无法想象,一国的中央银行可以在不经过执政党许可的情况下,独自制定并施行货币政策。也因为如此,在美联储的历史上,美联储主席和总统之间不可避免有诸多矛盾和摩擦。书中写到,1979年,民主党的卡特总统提名沃尔克出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是来打老虎的,打的是通货膨胀这只大老虎,沃尔克用了虎狼之药,大幅提高美联储基金利率和惠利率,将通胀利率从13.5%降低到3.2%。美联储主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是美国的经济却因为急剧的通缩,濒临崩溃的边缘,卡特总统终没有获得连任。“打虎英雄”沃尔克对总统的不合作态度,让新任总统罗纳德里根倍感寒心,这位有功之臣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地没有获得连任。接下来,着名的格林斯潘就要登台了,众所周知,又是因为他对总统的配合不力,致使老布什连任未果。

诚如书中所言,美联储是一个异数,它是国家政府的一部分,却小心翼翼地置于选举程序之外,同时又与纯粹的政治权力完全绝缘。所谓“私有的美联储”,实际上却是美联储保持独立的必要条件。——货币太重要了,不能把它交给市场;货币太重要了,不能把它交给政府。太重要的货币,让美联储变成了一个异数,但谁又能否认其制度设计的精妙?

美联储的能量确实很大,大到它的每一个决定都能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一旦被操纵,你我皆成奴隶。所幸,那只是一个传说。这是一本值得读很多遍的书,真知灼见层出不穷,读通了,它就成了一个照妖镜,照出某些专家或者红人的浅薄和浮躁。(高龙柱)

黄铜管
荧光光谱仪
升降货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