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如云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18:49 来源: 昌都信息港

一  经组织部部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任命小班、小莫为股长。  我把文件读一下。  今后在业务上,总体上我负责,具体安排以你们为主。小舒不要有想法。我是连你一起上报的,但不知为啥,组织上没通过。不过,不要灰心,要争取。我要说的是,行政事业这块,仍然由小舒负责。你们三个就是我的股肱。在工作上,任务完成好坏,就要靠你们了,靠大家了。  小华、小石、小伍,你们刚分来,文凭上,你们比哪个都高。不过,书本上的东西,要用在工作中,还得有个过程。所以业务上,你们要多向几位哥子学习。毕竟他们工作了多年。虽然我们单位组建时间不长,但他们来得早,多少有些工作经验。当然,人各有所长,大家都要谦虚、谨慎,互相学习才是。    二  班哥,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莫为,自家弟兄,有啥你讲。  老头子把这个任务交给我,看来要请你帮忙。因为这个单位的领导,是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一位同学。我去查他们,如果查出了问题,熟人熟事,不好说。如果查不出问题,担心别人说我包庇他。所以,想请你和我一起给老头子讲讲,你去。  这个事呢,我们还是约小舒一道给老头子讲,那要好点。  三人找到老头子,陈述完毕。  老头子说,好嘛。那就由小班负责查这个单位,人员你自己选,灵活安排。    三  我们三个年轻人,周末总是在三位老哥家转来转去。喝酒、打牌、吹牛。  莫哥家条件要好点。虽然他们都是双职工,但只有莫为家是独生子女。父母和他家们住一家。又领高工资。所以日子过得挺不错的。人客往来也比班、舒两家热闹。  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三人,除了在工作上发生上些争执外,谁也没说过谁半句重话。谁也没有背后议论谁什么。而且,争执之后,谁也不计较谁,反正都是为了工作。  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了两年。    四  星期一早上开会。老头子主持会议。  我今天要说三件事。  件事,小舒任职的事,经组织部部长会议研究同意任命他为XXX股股长。小舒今后对属于自己工作范围内的事务安排、任务完成方面的工作,要更好地负起责来。  我要说的第二件事,也是一件大喜事。小莫被任命为我们局的副局长,协助我工作。今后如果我外出、有事需要请示的话,你们就找他。当然,我的会议多,平时大家要和莫副局长多联系、多交流。在工作上,不论处在哪个岗位,大家都要互相支持,形成合力,一个单位的工作才会有起色,才会得到上级的肯定和社会的公认。  第三件事,小班要记住,争取在这两天时间里把那个报告写出来。要在报告中强调进一步调查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写出来后,先拿给莫副局长审阅一下。    五  过了两天。  班哥找到莫哥。班哥说,这事我们一起调查的,你文凭要高点,文笔要好点,这个调查报告,我写来写去,总是写得不满意。干脆我把手头的调查资料和草稿交给你,你来重新拟写一下?  莫哥默默地看了看班哥后说:“不管你写得怎样,都得由你来写。这是你们股室的责任。样样都交给我们领导,那还要股室搞哪样?我只能负责为老头子把关,提出决策建议。你拿回去,拟写完后,就先交给我审阅、修改,然而再由我交给老头子定夺!”。班哥听了这话,次当着莫哥的面,从鼻孔里哼出冷冷的一声长笑。之后,将那份调查报告直接交给老头子。而且还给老头子反映了莫哥与他弟兄感情的裂痕。老头子当着班哥的面说莫哥那样动不动就把自己当领导的心态不对头。不过,老头子劝班哥说,莫为不过三十岁多点岁,年轻了点,不要给他计较。班哥说就怕莫为跟他计较,毕竟莫为是领导。老头子说,我会做他的工作,毕竟还有我在嘛。班哥微微地笑着离去。    六  小莫呀,我跟你讲,你现在是领导了,又是党员,在单位上和大家相处,固然要以身作则,起表率作用。但也不要太过于注重自己的身份了。这样反而对平时相互建立起来的弟兄关系不利。应该好好保持并巩固原来建立起来的工作上的弟兄关系。这样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  莫为听后说,谢谢老头子的提醒。他还真的没想到这方面。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暗恨班哥在老头子面前告他的密。心想,当他有一天歪屁股坐正后,有的是好果子给班哥吃。  班哥却认为莫为当个副局长就尾巴翘翘的。好像不随时在下属面前显示一下他的地位,就会心神不安似的。班哥背地里给人说,莫为总是怕别人不晓得他当了个副局长。不光说讲话显摆,笑起来的样子都在显摆。    七  老头子到西安考察。  某单位的账查完后,发现有不少问题,需要召开一个见面座谈会。会前,莫副局长看过报告,但未作修改。他说就按班哥写的报告在会上提出来,看情况再说。  莫副局长带队参加会议。会议的焦点:“小金库”的处理。班哥的报告认为,数额不大,但是用收款收据擅自收取而没入账的,情节严重,应予没收并罚款。莫哥认为,私设“小金库”肯定不对,但鉴于金额不大,又没有动用过。建议入账,下不为例。班哥沉默。  我如实作了记录。    八  老头子回来后的那个晚上,班哥专门到他家汇报了“见面会”情况。老头子说,小莫的做法要不成。凡是“小金库”,不论金额多少,都得没收,这是原则。并说莫为刚到领导岗位上来,人又年轻,多少有点感情用事,可以理解。需要在这个领导岗位上多锻炼、锻炼。  第三天,老头子安排莫为带班哥下乡执行罚没财物收缴。莫哥先递给班哥一支“甲秀”牌香烟说:“班哥,今天我们两弟兄去XX一趟,把那笔钱收了”。班哥将烟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后慢悠悠地说:“去嘛”。班哥到我办公室来要火说:“拿火借我抽支领导烟一下!”  可是,第二天,莫、班两人吵开了。  莫为说他已和人家讲好,马上开支票取钱。还以为班哥上厕所去了。可是,等到下班也不见班哥的影子。班哥说,莫哥领的罚没收据又没转给他,所以它以为莫为会开据收取的。莫为一听,拉开公文包一看,果真如此。于是又责怪班哥为啥不提醒他?再说他一个副局长也不可能开票!班哥接过话说,又是有哪样规定,股长就可以开票?看来应该带个年轻人去。  老头子迈进门就吼道:“不像话,刚上班就吵!”弄明白事情真相后,老头子先来个各打五十大板。然而再教训他们。说他们两个也真好意识,单位上本来人就少,事情又多。有分工,有合作,有事商量着做了,不就好了?相互扯皮,事情拖着,有哪样好?再去一趟,要不要油费?要不要出差费?并且说他俩都是*员,要他们好好想想,该不该发生这样的事?    九  老头子对莫为说,不管怎样,你虽然年轻,但已是领导干部了。在单位上要学会待人,不管比你大的或是比你小的。事情要大家做,领导就要学会协调,学会团结,才能把工作搞好。你是有文凭的人,小班吃亏在文凭上。推荐时,你俩我都推荐的。但他毕竟比你年长,工作也踏实。要互相尊重。特别要避免有意无意的摆架子、打官腔之类。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你父母都是老师,可以说你是书香门第出生的。我讲的道理你懂。你只要好好锻炼,做出点成绩来,过几年我退了,搞不好你要来挑重担呢?    十  莫为后来找到班哥。单独和班哥在班哥家的小院坝里谈了两个小时。班哥后来说,莫哥其实是个好人,只是年轻了点,刚当上领导,有点想显摆,不太像话。但不知是谁点醒了他,现在改了。莫哥还专门给班哥赔礼道歉,说他任职后对班哥的态度不对。班哥说他对莫哥任职后的变化确实有意见,只是不好说,暗地里较劲。既然莫哥这样说了,他也有对不住莫哥的地方,希望莫哥也不要计较。两人于是合好如初。    十一  在审查一个单位的购货发票晨,发现一张巨额白条,需要到外省调查。老头子给县里领导汇报后,县领导说这事确实重大,是去调查清楚。可是,说起粑粑需要面。谈到经费,领导面有难色。  事情一拖再拖。老头子转过味来,知道这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于是故意在县长的面前说:“这事时间拖得越长,调查的难度越大。县财政拿拨出钱,哪我就先把车卖了,换出钱来,去把这事调查清楚!”县长一听,忙摆手说,这不行。像这样的单位没有车哪行。等他们再研究研究。  莫为极力主张按老头子的意见,把车卖了,调查清楚。  有点老谋深鼻的班哥只是淡淡地笑道,等等再说。    十二  第二年春天,老头子的一儿、一女分别调换了个好单位。多年未提拔的女婿也提升到了某个领导岗位。班哥也换了个新单位,而且升了职。临走前将那个需要调查的档案交给我,说是要我好好保管。莫哥一头雾水。说班哥临走之前,还没听到啥风声,居然这么快,说走就走了!老头子说这是组织上的事,组织上早就暗地里考察他了。莫为听后眯眼含笑,笑得意味深长而又无声无息。一副禅机独悟的样子。    十三  在新老班子交接的仪式上,县领导对老头子几十年来的工作反复地给予了肯定。那晚,单位请客,老头子喝了不少酒。他和地区的、县里的领导都碰了杯。老头子有高血压,向来喝酒节制。多三两酒下肚,谁劝他都不会喝。  老头子回家倒头就睡。晚上出来到桥头的公厕解溲。他蹲着、蹲着,头一下、一下地往前冲。他用手把住坑位墙,极力地想稳住,打理完解溲之事。终想站起来时,没能稳住,就昏倒在厕所中。瘦小的我,慌忙提上裤了,弯下腰去,把他的右手放在我左肩上,费尽全身力气,将他撑起来,架出厕所。这时候,我看到四十六外的花椒树下,莫为琥坐在那里独自一人悠然地抽着烟。我想喊什么,但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那一瞬间,我希望莫为能赶紧跑过来帮帮忙。可是,眨眼之间,像做梦一样,花椒树下什么也没有。好在老头子的大儿子这时恰好从桥头过来,迅速地和我一起架着他往家赶。很快他家里人都知道。大家七手八脚地把老头子抬睡在沙发上。不一会,医生来了。  原来,老头年轻时,因车祸,头上留下一个母指头大的坑。如果酒喝多了,血液循环会受到影响。会引起头昏脑胀。好在血压不算太高,输了些药液也就平稳下来了。我有话想说,但考虑到说出来不利于老头子保养身体,还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邻居听到老头子昏倒的消息,都来看望。唯独莫为家关门闭户。虽然莫为还是我的领导,但从此我对他却另眼相看了。    十四  第二天晚上,几个小孩在离厕所不远的院中玩耍。其中一个问莫为的儿子莫正说:“昨天那个老爷爷昏死在厕所里,好多人都到他家去看,你家不晓得?”莫正一本正经地说:“会不晓得?我爸爸还亲自看见有人从厕所里背他出来。但我爸爸说他才懒得管呢!就是这个老爷爷没有推荐我爸爸,害我爸爸没有当成局长!我爸爸说,这老者死了他也不会管的。”娃儿嘴里出真言。这时候,老头的老夫人恰好从莫正身边经过。于是自言自语地说:“原来说这样啊!”有个小孩对莫正说他讲的话那位老奶奶听到了。莫正把头一样,像个成熟的小小男子汉,出口尺人:“她听到又咋?老者不当局长了,管不到我爹,哪个还怕他家?”    十五  莫为提醒新来的局长和副局长说,老头子有些财务问题还来不及摆平,要他们注意。果然如此,老头子承诺给职工的补助还没兑现,想在财务印鉴还未更换前处理完。莫为让新领导班子注意到了这事。谁知新班子里的涂局长说这事正常。反而对莫为以此事提醒他们觉得别有用心。  再后来,涂局长、幸副局长都知道莫为的儿子莫正说出的那话。都觉得莫为的人品有问题。于是,在领导班子分工时,就分他管党务、统计。有时代涂局长开一些无关紧要的会。主要业务由副局长金飞分管。金飞年青,又是科班出生,专业性强。涂、金两位合伙办公室,有啥事常商量。莫为单独办公。多数情况,正式的公务会议常叫到他。  不到半年,莫为感到在这个单位的领导班子里,有他不多,无他不少。他于是在他的桌子上留下两句话:朝看庭前花开花落,暮望天上云卷云舒。    十六  县里要求各单位推荐副科级以上干部下乡锻炼。单位主要领导为此召开会议,宣读了县里的文件。说是如果有愿意的,可主动报名。条件是下到乡镇挂职两年,如果考察称职,可以调回县城任职。如有突出表现,将会提拔重用。  莫为想,有其在这单位被晾起来,不如到下乡试一试。于是将自己的想法提出来。莫为很快就到奇山乡任副书记去了。莫为去后,乡领导班子会议分工时,他被分管安全。  他知道,安全出了问题,乡里的两位主要领导脱不了干系。他就更不用说。这样的分管,对他既是考验,也是信任。  莫为带着安全站的年轻人,这个矿走走,哪个矿转转地进行了调查。不但对乡所属的每个矿提出了书面的安全整改措施,而且还搜集了该乡近两年的有关文件、资料。他拟了个提纲,叫安全站的小喻按他的提纲撰写了一篇五、六千字的调研报告,由他改成调研论语言文,署上自己的名字发表某刊物上。并向县里申报三年一次的社科论文评选。莫为以为在省级刊物上发表过的文章,至少也要得个二等将。谁知事情不是这样简单。   共 699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导致男性前列腺炎的诱因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